?
建站推廣熱線|在線留言

羅經理    0796-8336009 / 189-0796-5911 

?生態賦能范式既成——一個生態的海爾

(一)

走進海爾互聯工廠,撲面而來的是萬物互聯時代的熟悉一幕:在明亮卻不刺眼的光線下,橘紅色的機械臂正揮汗如雨,自動配貨機器人、0誤差的智能配送線,以及寥寥幾名操作工人,共同生產著一款名叫卡薩帝的高端洗衣機。

這種柔性化生產的效率和體量并沒有特別令人意外。但是在參觀生產間的過程中,“卡奧斯”一詞卻被講解員有意無意地提到數次。

第一次聽到卡奧斯的時候,其濃濃的科幻味道,很容易聯想到《黑客帝國》中的矩陣(Matrix)或是《西部世界》中的羅波安(Rehoboam):一種“萬物互聯,并聯世界”的母系統。那么,神秘的卡奧斯到底是什么來頭?它在海爾的品牌體系中扮演著一個怎樣的角色?

(二)

創新有兩大流行理論,一是亨利·伽斯柏提出的“開放式創新”,二是克萊頓·克里斯坦森的“顛覆式創新”。對于海爾而言,它既擁抱了前者,同時在物聯網生態這個“黑海”中開啟了顛覆模式。

目前海爾擁有三類品牌:第一類是以卡薩帝為代表的高端品牌;第二類是以三翼鳥為代表的場景品牌,提供全場景的個性化解決方案;第三類是誕生于物聯網時代的生態品牌,卡奧斯(COSMOPlat)便是其中一員。

準確來講,卡奧斯其實是一個工業互聯網平臺,它以用戶為中心,整合交互定制、開放創新、精準營銷、模塊采購、智能生產、智慧物流、智慧服務覆蓋全流程的七個環節,將衣、食、住、行、康、養、醫、教等行業構建起了一個又一個的生態。

卡奧斯做的,就是共建物聯網生態,賦能行業發展推動企業創新。

在山東淄博,有一家叫做海思堡的公司,專門生產牛仔褲,是GAP等國際品牌的供應商。從2014年開始,外貿訂單減少、庫存擠壓利潤等問題困擾著這家傳統外貿型服裝企業。

但是近幾年來,通過和海爾卡奧斯的合作和共享機制下,海思堡迅速建立起中國第一條全工藝流程牛仔褲智能制造生產線,掌握了版型、工藝、面料、人體工學等工業大數據,實現純粹的大規模個性化定制,直接連接了企業和個人用戶兩端。

除了在技術上的升級,海思堡還連接上了海爾的智能洗衣機和智能衣柜,實現和用戶零距離交互。同時,借助海爾的開放生態,海思堡與全球百名設計師資源和幾十家AI公司聯系起來,共同創造。

自此,海思堡的生產效率迎來了跨越性的提升,交貨周期從45天縮短至7個工作日,服裝起訂量從1000件降低至1件,庫存降低了35%,定制產品毛利潤從12.5%提高到40%以上。這對于一家傳統企業來說,賦能轉型帶來的最顯著效果就是,用更小的投入撬動更高的利潤。

在海爾的生態中,不僅有卡奧斯賦能智能制造,同時還有食聯網、衣聯網、日日順物流、海爾生物等新物種。

以海爾食聯網為例,它不再是圍繞著單一的家電產品做延伸,而是通過無邊界的美食生態平臺,顛覆了廚電、櫥柜等行業“有邊界”的運作模式。在智慧美食平臺上,廚師將菜譜數字化,廚電企業將廚電互聯,食品企業將食材加工成預制品,而用戶只需要通過智家APP定制食材,再一鍵聯動智慧網器,就可以快速做出大廚水準的美食。從產品、到場景、再到生態,食聯網為用戶開啟了一種新的廚房生活方式,承載著人們對現代高端生活的美好期待。

正是同時擁有了高端品牌、場景品牌和生態品牌,海爾既保留了制造的底色,同時又脫胎為“全球唯一的物聯網生態品牌”。

(三)

根據凱度與牛津大學賽德商學院、海爾集團共同發布的《物聯網生態品牌白皮書》所說,物聯網生態品牌指的是“通過與用戶、合作伙伴聯合共創,為用戶和合作伙伴不斷提供無界且持續迭代的整體價值體驗。”

而一個物聯網生態品牌必須具備三大視角。

第一是品牌理想視角。物聯網生態品牌存在的根本原因是什么?是它能為社會創造價值循環,包括了致力于環境、資源的可持續發展,改善人類生活,賦能各行各業,解決某個社會問題。

1月23日武漢封城后,全國的口罩等防疫物資緊張,而整個山西省居然沒有一條口罩生產線。接到生產需求后,海爾卡奧斯工業互聯網平臺整合了生產設備、原材料、采購、醫療和物流,用兩天兩夜在山西省建立了首條全自動醫用口罩生產線,一天能生產10萬只一次性醫用口罩。

這就是制造業和物聯網生態結合的強大之處,這種“中國速度”在全世界都是前所未有的。

第二是用戶視角。用戶是物聯網的起點,用戶體驗是用戶視角的核心。在物聯網時代,用戶體驗從“產品聚焦”轉變為“場景聚焦”,更加個性化和定制化。用戶的身份不只是以“消費者”的身份在使用環節獲得品牌體驗,而是在物聯網“共享經濟”中以“產消者”的身份同時參與到產品的研發、傳播、使用與迭代,用戶體驗將得到前所未有的豐富。

第三是合作伙伴視角。物聯網生態品牌不僅包括傳統品牌中的“用戶視角”,同時連接了眾多合作品牌,打破了行業壁壘。在整個行業生態中,保持開放共享的機制,比如共享底層技術、數據資源,設立統一的技術標準。

比如,海爾的衣聯網。用戶只要在海爾的智能衣帽間試衣服,試衣鏡就會生成用戶虛擬3D影像,方便用戶自由搭配衣服。用戶可以進行私人定制,合作的服裝生產商收到訂單后會馬上開始柔性化生產,并會在衣服貼上智能標簽。這個標簽的用處在于,只要將衣服塞入海爾的洗衣機中,洗衣機就會自動識別衣服的材質,調整適合的模式,進行自動洗滌、烘干等程序。

所以,衣聯網構建了開放的洗護生態圈,覆蓋每一件衣服的整個生命周期和全產業鏈上下游,家電電器、服裝紡織、洗染、智能語音等不同行業的邊界正逐漸被打破。

(四)

1984年,一位名叫蘋果的“顛覆式創新者”播出了一則載入史冊的商業廣告:在“老大哥”的注視下,一個衣著時尚的短發姑娘,揮舞大錘,擲向屏幕,電視屏幕應聲而碎。蘋果公司借此影射當時IBM作為“老大哥”,對計算機行業的封閉統治。

也正是那一年,海爾誕生了。海爾或許天生就具備自我顛覆的基因,因為隨后每一次品牌戰略轉型的關鍵時刻,它同樣用了錘子狠狠地砸爛了現有的體系。

“第一砸”發生在1985年,張瑞敏砸掉了76臺有缺陷的冰箱,本質上是打破了“中國人生產不了好產品”的固化思想,這也是中國制造企業質量意識蘇醒的開始;

2005年,張瑞敏提出了“人單合一”的管理模式,將員工的價值和用戶需求緊緊聯系在了一起。后來,他又將錘子砸向了組織,他果斷顛覆了科層制,并砍掉了1萬多名中層人員,員工不再聽命于上級,而是聽命于市場和用戶,成為整合社會資源的“創客”,是為“第二砸”。

近年來,海爾又用第三把錘子砸掉了自己“家電”的標簽,然后以“生態品牌”的新標簽重新出現在公眾視野里。

而這三“砸”的背后,可能是30多年來以海爾為代表的中國企業一直在問自己的一個問題:

如果自己在明天消失了,這個世界會因此受到影響嗎?可以預測到,如果只是以產品品牌的形態繼續掙扎,它的消失,人們最多給予一聲遺憾的嘆息,僅此而已,因為代替者實在太多。

“我認為,企業家精神是搭建平臺以涌現更多企業家的精神,而不是企業家自己的精神。”正如張瑞敏所言,海爾是以物聯網生態品牌的形態為社會、企業提供持續的價值循環。

一個好品牌,對于一個人、一家企業、一座城市的影響都是深遠的。如果深圳離不開華為為代表的信息技術企業,杭州離不開以阿里為代表的互聯網平臺,那么青島則離不開以海爾為代表的物聯網平臺。

可能鮮為人知的是,即使在一個寒冷的冬天,打開一罐青島啤酒,猛喝下讓味蕾和喉嚨瞬間爆炸的第一口,同樣包含了海爾物聯網生態的氣息。

2020年,讓每個人都深刻感受到了“世界共同體”的含義,在這個萬物互聯的時代中,沒有任何人能夠置身事外。唯有以“生態”,才能攜手共創,物聯網生態,它在無限的可能性中,將為這個社會創造出無限生機。

轉自吳曉波頻道

上一篇: 賦能“互聯網+財稅”,寬谷財稅平臺集成向日葵解決售后遠程運維難題

下一篇: 年輕人兼職都在“玩兒”?青團社重新定義年輕人兼職

?
我們與您攜手共進
  • QQ
  • 電話
  • 首頁
  • 返回頂部
  •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走势 2014世界杯总进球榜 彩票刮刮乐收藏 舟山飞鱼 绝地求生今天更新吗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玩法说明 山东时时彩11选5走势 广东11选5微信群代理 华东15选5开奖直播现场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48 谁有极速时时彩计划软件 ds怎样注册帐号密码 连码高手组三中三 哪个平台有河内5分彩? 江苏11选5技巧论坛 2021年二肖中特全年 香港赛马会投注官方网